流光中的小確幸

 

  編輯通知我,說商周網路小說的官方部落格上,有一個關於《流光中的小確幸》的小活動,時間到四月底為止。

 

  備有限量小禮物,歡迎大家參加!

 

  詳情可見http://novelatnet.pixnet.net/blog/post/26796892

 

  不過因為這個活動是出版社方面舉辦的,所以文章後頭的留言回應,也要到那邊去回,在我這裡回文,是不算參與活動的喔。

 

  既然發文了,來講點什麼吧。

 

  今天我去圖書館回來,在租書店看到新書了,拿下來翻一翻,檢查一下排版和內頁設計,順便翻了一下我當初有修改過的一些段落,看印刷出來後整體的感覺怎麼樣。

 

  可能是看我前前後後的在翻,租書店的小姐就很熱心的問:「妳要借這本嗎?這是新書喔!內閱現在折扣是,如果租出去的話,新書要兩天內還……巴拉巴拉……」

 

  這個小姐很會推銷,每次她這樣說,我不好意思不借。

 

  但是這次……我借我自己的書幹什麼啊?!原稿和番外都在我的電腦裡面,修改和寫的時候我不知道看了多少遍……我借它我真的就是耍蠢了。

 

  我於是很窘的說:「喔喔,下次借下次借……」然後速速逃走。

 

  是說在租書店看到自己的書,和在圖書館看到自己的書感覺是很像的,就是一個難以言喻的囧。

 

  好像我是見不得人孩子的老媽一樣。

 

  先前也有在圖書館看到有人坐在那邊看《白色》,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生出一種發自肺腑的慚愧感,一面祈禱對方終生幸福,一面腳底抹油,迅速逃逸……

 

  我沒問過別的作者是不是也會這樣?搞不好他們都很理直氣壯,就獨我腦袋有病。

 

  -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-

 

  因為取消了出國的計畫,最近都在打魔獸世界。

 

  玩玩遊戲,看看書,整理資料,寫一點架構的設定,大概就是我這段時間在做的事情。

 

  為了回味寫黛華系列時的一些感覺,最近正在重讀《東京夢華錄》。是說我真的覺得我老了,老人總有點懶性(事實上年輕的時候也懶,沒有不懶的時候),原文也是看得懂,但就很想要找白話翻譯來輕鬆讀。但因為找不到,只能繼續逼我發揮耐性。

 

  然後我很想找「清明上河圖」的桌布。

 

  網路上也不少「清明上河圖」的桌布,但截的位置都不好,我最喜歡虹橋那一段,很想找以它為主題的,但看網路上發的桌布,虹橋總是被裁到。

 

  在這種時候我就特別遺憾,當初裝修房子的時候,沒有堅持己見,用大圖輸出這一段,貼在牆壁上當壁紙,現在高興怎麼看就怎麼看了。

 

  但話說回來,為什麼那時候不貼呢?

 

  一方面是因為設計師覺得和風格不搭(後來發現,我最適合的風格就一個字--亂),另外一方面是,那個時候我想啊,這房子我一個人住,貼這種圖,半夜好熱鬧該怎麼辦啊啊啊……

 

  (那就該去寫鬼故事了)

 

  ……

 

  我剛剛發呆了一下,就忘記自己後面要寫什麼了(終於完全癡呆了嗎?)。

 

  好吧,那就寫到這裡,很隨性的結束吧,下次再聊。: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霜子 的頭像
霜子

霜子

霜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